农村学校体育贫血 农村孩子如何每天锻炼1小时

“这两个篮球架,我20年前来这里工作的时候就在,到现在还是这样,中途修过一次,凑合着用吧。”指着土操场上破旧不堪的篮球架,甘肃省榆中县三角城乡周前小学校长侯民权向记者感叹。

除了篮球架和一个单杠,再加上两个篮球、两个足球、五副羽毛球拍、五副乒乓球拍、80根跳绳,这就是拥有221名学生的周前小学全部的体育设施。

侯民权介绍,球和球拍都是1998年建设标准化学校的时候,上级主管部门给配的,跳绳是学校去年挤出办公经费买的。他掂量着跳绳说,学校经费有限,这些跳绳一根才1块钱,实际上都不是合格产品,但要不是这些跳绳,孩子们平时几乎没啥玩的。

周前小学的体育设施状况几乎是中国农村中小学的一个缩影。记者日前在甘肃、青海、山东等地调查了解到,设施陈旧、器材紧缺严重困扰着农村中小学体育活动的开展。

除此之外,体育师资的缺乏、“放养式”教学方式、学校和家长对体育锻炼的轻视等一系列因素,都是导致农村学生体质下降的重要因素。

青海省大通县良教中心学校共有1200多名学生,3名体育教师中只有黎维寿是专职体育教师,他也是良教学区所辖10所学校中唯一一名专业体育教师。他告诉记者,由于学校操场太小,班容量又大,学生很难活动开,上体育课时,他只能带学生到校外的乡间小道去跑步或爬山。没有标准跑道,平时学生测试50米还可以目测,但是长跑就很难测了。

青海大学曾对青南地区65所中小学校的体育课开展情况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小学所有体育教师均是兼职老师,中学则有50%。由于器材和师资无法保证,体育课程教学大纲也形同虚设,体育教学随意性强,一半以上的学校采取“放养式”教学,体育课上跑两圈活动活动就拉倒了。

在东部沿海地区的山东省,情况也不容乐观。山东省泰安市教育局副局长高峰告诉记者,在泰安市农村,除乡镇中心小学外,一般的小学很少能配备专职体育老师,体育课的质量也就很难保证。

高峰认为,除了经费投入不足外,学校领导对体育的重视程度是更大的制约因素,许多校长认识上有偏差,认为增加体育活动肯定会影响文化课的学习,在升学压力下,一些学校的体育活动也就难免流于形式。

此外,家长的模糊认识也成为农村学生参加体育锻炼的障碍。在甘肃省榆中县三角城乡、定远镇,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学生家长,发现他们大多将体育锻炼和体力劳动混为一谈,定远镇村民刘云年的话很有代表性,他说:“农村娃娃锻炼啥,回家挑挑水、挖挖地,就是锻炼了。”

在这一系列因素的作用下,各地农村学生的体质状况也在逐年下滑。山东省教育厅去年公布的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结果显示,2005年与2000年相比,山东省乡村学生的肺活量、速度、爆发力、耐力等反映学生素质的重要指标均呈现下降趋势。同期,青海省乡村男生和女生的肺活量平均下降34281毫升和34568毫升。

“现在的中小学几乎拒绝引进体育师资,我们学校毕业生每年能到学校当体育老师的不足20%,到农村学校的,那就更少了。”山东师范大学体育学院院长于涛认为,农村学校体育的“可怜”状况是多重因素互相交织的结果:政府投入严重不足,导致农村学校体育课程在人、财、物等方面欠账太多;学校在升学压力和经济因素的制约下,很难优先购置体育器材和配置体育教师;体育教师在待遇偏低、不受重视的情况下,工作积极性和教育质量也就难以提高。因此,要使现状得到改善,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并且任重道远。

农村学校体育教学面临许多困难,这是一个客观现实。但是,也并非无所作为。有关人士表示,党中央、国务院日前出台关于加强青少年体育增强青少年体质的意见,对改善农村学校体育状况是一个难得的契机。农村学校需要在体育设施、体育师资等方面进行“补血”,同时

要通过体育考试杠杆等手段促使学校认真落实体育工作,学校还应发挥主动性,积极组织一些投入少、趣味性强的学生体育活动。

“按照标准,上篮球课应该达到两个学生玩一个篮球,这个要求离农村学校的实际情况显然太遥远了。”济南市教育局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处处长王学东说。由于历史欠账太多,硬件的改善需要一点点来做,去年济南市在振兴农村教育计划中为全市农村学校购置了150万元的体育器材,虽然杯水车薪,但毕竟能起到一定作用。

针对一些地方体育课时、体育老师编制被挤占的状况,甘肃省教育厅日前宣布,甘肃省将在“十一五”期间力争实现全省各级各类学校体育课程教学规范化,并为全省所有的学校都配齐体育老师。到“十一五”末,全省将大力改善学校体育教学条件,为各类学校配齐相应标准的体育器材设备,实现90%以上的农村学校能够正常开展“两操一活动”,举办以田径为主的全校运动会。

一些基层体育教育工作者还建议,除了国家加大投入之外,整合农村资源也是一条出路。当前在“新农村建设”和“农村体育年”等项目的支持下,不少乡村开始建设篮球场、足球场,这些体育设施完全可以通过整合,为学校体育教学所用,解决器材短缺的问题。

记者5月22日到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区省庄一中采访时,这里正在进行全区中考生体育测试,体育场戒备森严。一位在考场外等候的学校负责人告诉记者,体育成绩在中考中占30分,虽然只占总分的5%,但对于升学来说,这30分太关键了,因为缺1分可能就意味着要交几千元的择校费,所以学校和学生都对体育考试非常重视。

泰安市教育局副局长高峰告诉记者,在目前状况下,考试无疑是一个很有效的杠杆。虽然曾遭遇许多家长和学校的反对,但泰安市在中考中加试体育的做法已经坚持了10年,效果非常明显,学校对体育课一点都不敢耽误,一些学校还为毕业班级专门延长了体育活动时间。

教育部曾于上世纪90年代末就要求各地把初中升学体育考试计入升学总分,对推动学生体育锻炼效果明显,无锡、沈阳等地的调查显示,基础教育阶段初三和高一学生的身体素质最好,便是最好的证明。目前,一些地方已经在探索如何在高考中加入体育测试,教育部有关负责人也曾表示,今后中学阶段体质健康情况将作为高校招生重要依据。

有关人士指出,虽然目前条件有限,但农村学生的体育活动不能仅限于跑跑步,学校完全可以组织、挖掘一些学生喜闻乐见的特色体育活动,关键就看学校是否真的重视。

“农村孩子对沙包的熟悉程度绝对高于棒球、垒球。”甘肃省榆中县三角城中学体育老师许维英说。实际上,农村蕴藏着很多十分大众化、群众基础好的民间体育项目,像打沙包、踢毽子、跳绳等项目,花费较小,很适合在农村学校推广。

青海大通县桥头镇向阳堡小学体育老师朱成虎多年来收集民族民间传统体育项目180多种,现在已有64种应用于学校课堂教学,其中既有拉趴牛、抛儿石、打蚂蚱等青海当地少数民族特有的传统体育项目,也有跳方格、跳圈圈、解绷绷等民间传统游戏,既解决了学校体育场地和器材短缺的问题,又提高了学生对体育的兴趣。(记者 赵仁伟聂建江钱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