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春宏:臭豆腐与红领巾 关于国足你想说什么?

这些年国足的新闻比较多,虽然大多气味不佳,但颇能激发人民群众的围观热情。这不,2010年10月山东省济南市的千佛山庙会上,出现了一个臭豆腐摊,食之者众,都要尝一尝这臭豆腐——“国足臭豆腐”。媒体将这则新闻广泛报道后,“国足臭豆腐”便“臭”名远扬了,以致成了一个品牌,后来加盟了多家臭豆腐连锁店。

据摊主说,“国足臭豆腐”这一大名是一游客贡献的。他的臭豆腐摊本来“未名”,该游客品尝后大加赞赏,觉得应该有一个叫得响、配得上的名字才是。该游客是一足球迷,几块臭豆腐让他浮想联翩,尤其是中国男足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让他“因为爱而伤透了心”,便突然蹦出了一个绝佳的名字:“国足臭豆腐”!这一叫,果然享誉庙会,进而名满全国了。有食客说:“我们来吃臭豆腐的都是奔着这名字来的,都说吃了这臭豆腐‘解气’。”还有食客说:“我们虽然吃的是臭豆腐,但是尝到的却是愤怒。”真可谓:哥吃的不是臭豆腐,哥吃的是愤怒。

从语义联想上说,“国足”之名,之所以粘附上“臭”的语义特征,乃是现实生活场景中中国男足的种种表现投射、附加到词语之上的结果。这是词义结构中描述性特征产生的基本路径:交际中的特定表现经过概念化而进入到语义结构中。如“狐狸”之“狡猾”、“大海”之“辽阔”、“孔乙己”之“酸腐”、“邻家小妹”之“清纯”以及“规则”之“条理化”、“艺术”之“优美”和“创造性”,都是如此,都是“表现型”词义生成机制的体现。就此而言,“国足臭豆腐”,乃是名至实归。

然而,国足并不满足于现状,试图化腐朽为神奇。国足管理层面壁思过了四年多(自北京奥运会算起)后,近来又有了新的动作。据报道,“国足出场仪式将戴红领巾 足协:要为青少年而战”(《钱江晚报》2013年1月6日)。为避免转说失真,兹将报道内容全部录出:

中国足球近些年来频频失利,许多人都指出,对青少年足球的不重视,是中国足球始终不能崛起的一个重要原因。为表示今后会重视青少年足球,中国足协出台了一个新的规定:今年只要不是国际足联举办的正式比赛,国家队都会佩戴红领巾参加出场仪式。

明天夜里,卡马乔就要率领国足前往西班牙进行拉练。而在此之前,国家队在明天白天还将参加与清华大学、清华附小的联谊公益活动。本次公益活动除了国家队全体成员出席之外,中国足协的主管领导、国管部成员也都将一起参加。中国足协表示,从新的一年开始,国家队会越来越重视与青少年足球,“我们要用实际行动去吸引这些孩子们对足球的关注。”

不过足协出台的办法也“别出心裁”,据了解,从今年开始,红领巾将在国家队每一场比赛之前都会被摆放在国家队的休息室,随时提醒国家队要为青少年而战。按照国家队的计划,今年只要不是国际足联举办的正式比赛,国家队都会佩戴红领巾参加出场仪式。

足协的想象力是丰富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是超乎想象的。更衣室里摆放红领巾、入场式上佩戴红领巾,其用意则如足协所言:“国家队要为青少年而战!”只是不知道足协是否跟小朋友们商量了,国足能不能“代表”他们?因为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保不准经过国足的几年经营,更衣室里的红领巾、入场式上的红领巾又被弄脏了。因此,很多网友殷切希望国足老爷和先生们千万要三思而后行。

由于有过太多的悲伤,有过太多的失望,有过太多的被侮辱与被损害,因此人民群众对国足的“红领巾效应”没有多少期待,倒是激发了新的语言狂欢。下面是从网上扒拉出来的一些网友跟帖:

(2)多少年了,国足总算做对了一件事,因为中国足球仅有小学水平,希望他们戴了红领巾再努力个五六年吧!

(17)国家足球为少年而战?恐怕想披国旗没被应许,退而求其次吧,不要再玷污孩子幼小的心灵了。

(20)国足干什么不好,还要去羞辱红领巾,建议他们出场带尿不湿,省得一到关键比赛就拉屎撒尿。

(21)佩红领巾那都是荣耀了,应该每个人发个奶瓶儿!~~~~~~围上围嘴!这样才配实力嘛!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国足管理者们正在做着红领巾的梦,可是出现了做梦也没有想到的结果。

为什么“戴红领巾”能引起网民如此丰富的吐槽?原来,这里面也是语义联想机制在起作用。在日常交际中,“(戴)红领巾”已经蕴涵了不同侧面的语义内容。它既可以让人联想起少年和少年好学生,也可以联想起简单纯洁和蓬勃向上的力量,还可以联想起因年少而呈现出来的不成熟、水平低。不同的视角,看见了不同的内容。这种“看见”,既有客观的基础,又有主观的选择和加工。而简单纯洁、蓬勃向上的力量、不成熟、水平低之类的语义内容也都是“表现型”词义生成机制的产物。语言表达,既有可能是“所见即所得”,也有可能是“我手写吾心”,更多的则是两者的结合、综合、整合。

而且这种联想还可以由“红领巾”或“少年”进一步向外发散,激活相关的语义场。如由“(戴)红领巾”而联想到少年先锋队、唱《少先队队歌》、戴三道杠、戴五道杠、贴小五角星;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联想到尿不湿、纸尿裤、纸尿布、开裆裤、奶瓶儿、围嘴,甚至联想到穿孕妇服。而由“少年”可以联想到小学、幼儿园,联想到婴儿乃至胎儿。还可以进一步联想下去,只要你的生活足够丰富,你的思维足够活跃,你的表达足够机智。语言系统就是这样编织起来的一张辽阔的网,有网绳,有网结,也有网眼。而且这张网的网结还是活动的,甚至还可以结上和解开。

诗人北岛在《青灯》(江苏文艺出版社,2008)中有这样的一句话:“看大地多么辽阔,上路吧。”语言也是如此。

这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现实世界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认知角度的多样性和主观性,使我们的语言生活变得多么地丰富多彩、摇曳多姿。

Leave a Reply